不停止把森林改作其他用途, 砂州将有更严重的水灾

大马自然之友表示,他们将继续关注砂劳越如何发生水灾的事情,包括近年来水灾次数越来越多和越严重的巴南县。在大规模地把森林改变成单作物园坵之前,这样的水灾在内陆上游地区是少见的。这最可能是砍伐森林对环境造成的恶果之一。

从1990年代开始,由于前二十年不可持续地大量砍伐木材,使砂劳越的木材产量逐渐减少。 在天然木材资源减少之后,砂州开始发出开辟单作物园坵准证,主要是给种植用来造纸和纸浆的树木以及油棕。因此,砂州许多地区从2010年代开始常发生严重的水灾也就不奇怪了。砂州水利灌溉局出版的报告和数据就有这方面的记录。

今年5月,巴南几个地区遭严重水灾侵袭。受影响的地区包括巴南上游的姆鲁、弄路腾(Long Luteng)、弄卡瓦(Long Kawaq)、弄依康(Long Ikang)、弄斯里丹(Long Seridan)、弄帕奈(Long Panai)、弄伊曼(Long Iman)、弄伯芒(Long Bemang),一直到下游的弄拉马(Long Lama)、弄拉普(Long Laput)以及马鲁帝县的甘榜支那(Kampung Cina)等地区。

这当中,像弄拉普等一些地区,今年初就发生过水灾。有关村民说,这个5月的灾情最严重,水淹5呎高。其实,《婆罗洲邮报》5月20日报道说,巴南有些地区水淹10呎高。

这次水灾破坏许多财物,包括突托桥(Tutoh Bridge)被大水冲毁,切断巴南上游人民与外界的交通。另外,报道说因为老越河水满出淹了飞机跑道,马航被迫从5月20日开始取消3天共30趟的航班。过后,姆鲁电站也因为淹水暂时关闭。

此外,许多学校也受水灾影响。基本上这些学校都不能上课,结果要学生和老师承担了这个社会成本。

   

《婆罗洲邮报》5月20日报道说,去弄路腾国民小学的主要道路上的一座吊桥被洪水冲走;学校水淹高达6呎,连职员宿舍也浸水,不得不到学校的办公室里避难。它还报道,彭古鲁巴亚马浪国民小学水淹3呎时,学校教职员帮忙把学校的财物搬到高处。

受这些灾害影响最大的当然是当地社区人民。2月5日,《马来邮报》刊登了砂州灾害管理委员会的声明说,古晋和附近地区的18个临时疏散中心容纳了1,056个灾民。仅美里地区在5月23日就设了10个临时疏散中心。

更近的是《婆罗洲邮报》6月14日报道, 山与洞搜救队必需连同当地村民清理5月水灾冲来的木材。该报道还说,美里消拯局认为这些木材可能对巴南河使用者和他们的船带来危险。

这些事件说明水灾对经济和社区造成的损失有多大。它们甚至对我们的教育和其他社会领域带来很大的破坏。砂州乡区能承受每年重复发生这样的灾害吗?这一切说明,砂州停止再改变森林和采取正确步骤控制灾情是多么重要,尤其是出现气候变化的时候。

因此,我们赞同巴南律师罗蓝恩甘(Roland Engan)的呼吁,请砂州政府调查巴南几个地区发生水灾的原因,以及制订计划来解决或减少灾害。

同样重要的是,砂州必须保护还剩下的森林,恢复遭伐木和其他人类活动破坏的森林。砂州把森林改作其他用途和越来越常发生水灾的关系,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都应该知道和关注,这是该做的最基本的事情。

 

2021年6月25日 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