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政府推动森林砍伐是高度不负责任的

大马自然之友(SAM)密切关注国内数个州政府继续以各种原因推动森林砍伐,而不是寻策保护和保育我们仅存的森林的政策。

这种举措和当前气候变化与大流行病的时代,推广绿色复育的努力和引导国家走向真正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以及与大自然共荣的新思想是背道而驰的。

《生物多样性公约》秘书处最新的《全球生物多样性展望》披露,“国际社会将可持续发展视为本世纪的紧迫议程,突出气候变化作为政治和公共讨论中迫切需要解决的即有问题,将有机会把生物多样性纳入主流。解决贫困,减少饥饿,应对气候变化和减少未来大流行病的风险所需采取的许多措施,也是支持生物多样性的措施,因此过去经常缺失,以强制性的共同议程,将注意力和资源用于保育和可持续是有可能的。”

与其进行变革性的绿色议程,国内多个州政府却以照常作业的政策允许砍伐森林和破坏我们的生物多样性,包括我们海洋,而违背我国履行《巴黎协定》、《生物多样性公约》和《可持续发展目标》所规定的义务。

最新上报的森林砍伐计划,是吉打州政府允许州内2万5千公顷雨林进行伐木,而州务大臣强调此举不会影响集水森林。

主要的问题是,吉打州政府只在宪报根据该州的森林法,颁布乌鲁慕达森林106,418公顷林地的16%为保护区。

多个公民组织曾呼吁州政府保护整个大乌鲁慕达森林,共为163,000公顷,如果我们从这一点想开,乌鲁慕达森林只有10%受到保护,其余即可任意进行森林转换和各种目标的森林砍伐。

州务大臣承诺建议中的伐木不会影响集水森林,并不能提供任何保障和让森林储水,因为生态系统并不会在有限的法律定义内产生作用。乌鲁慕达森林必须有完整的法律保护,去维持它的生态系统和环境完整性。

我们曾反复指出,如此大规模的破坏乌鲁慕达雨林,将会威胁玻璃市、吉打和槟城的水供,特别是在常年干旱季节。

我国米仓的稻农曾在去年初经历漫长的旱季,影响了他们的生计和我国粮食安全。气候激变将使旱季更常见和更长。

大乌鲁慕达森林是慕达水坝的集水区,供水至南部的慕达河以及柏鲁和安宁水坝,再分水到北部的吉打河。

玻璃市所获得的70%水源,以及吉打的96%,槟城80%的水供,皆来自乌鲁慕达雨林。

其结果将影响大约420万人民,另有上万民众将由于北部水源短缺和中断而面对经济冲击。

吉打州务大臣的短视,允许砍伐雨林和采矿,包括为了短期收益开采稀土,必须即刻喊停。

联邦政府必须管控州政府,停止此类不永续的环境冒险投资,为州政府提供必要的财政资源,以保护森林和生物多样性。

即如自然之友早前所指出,这些努力皆能获得国际基金,同时必须让各州政府了解保持森林和生物多样性的完整,具有经济和环境意义。这是气候变化和大流行病之后,唯一保障我们现有和未来可持续的途径。

我们强烈呼吁吉打州政府,完整保护和在宪报颁布永久保存163,000公顷的大乌鲁慕达森林,不仅为其州民的利益行动,也同时为北马全体人民的福利设想,因为国家是一体的。

如是,吉打州务大臣即可被公认是今后世保护遗产的伟大领导者。其他州也应当效仿!

此外,我们也呼吁联邦政府,如果要避免可能导致经济毁灭和影响健康的未来灾难,就得推行真正的绿色复育工作,将环境和生态多样性作为决策的重点。

 

2021年1月5日 文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