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快艇:新冠大爆的定时炸弹

槟城消费人协会对执行槟城快艇计划的看法是,漏洞百出,不考虑诸多关键因素对步行乘客的影响。

其中的大问题是,从快艇码头,直至为步行乘客而安排的转运巴士,再到海乾码头车站,整个行程皆没有拟定社交距离的措施。当新冠肺炎正在社区逐渐炸开,人民感觉更危险的第三波疫情已来临的时候,这种情况是惊人和不能被接受的。

在快艇里的乘客,挤在冷空调的环境里彼此靠近的坐着。在这样的环境,比起我们曾经有过,空气流通的旧渡轮,更加容易感染空气传播的疾病,包括新冠肺炎。其实,旧渡轮有社交距离措施,标记座位和地板,避免乘客坐着和排队时贴身接触,但在快艇并没有执行严谨的措施。

快艇乘客过后排队等巴士前往海乾码头车站,也没有隔离空间。转运巴士经常挤满乘客,还得由于巴士按时开车而人挤人的等候。为乘客增加感染风险。

….

快艇并未为大体格的人设计,所有座位的宽度大约是40公分。其设计也没有考虑身体有缺陷的人,步行途中有多个障碍,同时踏出快艇之后,从快艇靠岸的码头,直到走出总站,需要走很长的路程。

报导虽然说,槟州港务局的员工将会在槟城乔治市的瑞天咸码头与北海的苏丹阿都哈林渡船码头,把乘坐轮椅者送入快艇,可是却不符合公共交通车站所要求的《马来西亚残疾人士通道标准守则》。

这些规定并不新,因为《 2008年残疾人法》强调残障人士在使用通道和公共设施、便利设施、服务和建筑物皆有相同的权利。残障人士必须有独自行动的自由,但这一些障碍,例如梯级和陡坡,迫使他们必须依赖工作人员是不公平的。

目前只有瑞天咸码头建筑物设有电梯,但由于从闸口步行到建筑物的走廊没有棚盖,雨天会令乘客狼狈不堪。因此从闸口到瑞天咸码头建筑物应该建造天篷。

此外,不管是在那一个总站,从大门口走向渡轮码头的快艇登船处,距离都很远。拖着行李的乘客将有毕生难忘的经验,因为他们要爬上爬下梯级、走过斜坡、狭窄的小道,以及越过舷墙才能到达甲板。

快艇是否只是在旧渡轮“退休”等待双体船在2021年中来临前粉墨登场?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让渡轮继续营运六个月或更久?即使是这样,通往车站的步行道要如何设置?是否考虑足以容纳轮椅的升降机?

除了依靠货车载送残障人士、孕妇、或者有大行李的人登船,既然车站是长期的,为什么港务局不考虑升降机。

此外,往返海乾码头车站和光大广场的转运巴士,也应该配置到瑞天咸码头,以减缓乘客的不便,特别是赶着上班的人士。

匆忙的推出渡轮课题,而极少考虑它对轮渡使用者的冲击,是令人遗憾的,特别是目前新冠肺炎恶化对他们所引起的安全问题。

 

2021年1月12日文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