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消协:别再让消费人吃到受污染的肉类食品

在我们得知11月12-18日是“世界抗生素意识周”时,要知道,我们面对的最紧迫的难题,是我们的食物一直被抗生素残余和耐抗生素的细菌所污染。

这么多年来,本会一直都提出担心我国禽畜业、农业和水产业使用抗生素的问题,尤其是在饲料和预防疾病方面。

动物饲料经常使用抗生素,把它们当成促长剂和预防疾病或感染的药物,这会产生抗生素抗性,而且可能转移到人类身上。这是对全球人类健康的威胁,因此促使许多国家,包括欧盟,禁止动物饲料常用抗生素。抗生素绝对不可用作动物的防病药物和促长剂,只能用来医治和控制感染病。

我们的食物被抗生素残余和耐抗生素细菌污染是毫不稀奇的。

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在2016年5月禁止进口我国的虾,因为含两种被禁的抗生素:氯霉素和硝基呋喃。

事实是,我国早在1985年就禁止使用这两种抗生素了,但它们就是继续出现在我国养殖的鱼虾和肉类里。

我们的鱼和肉里有氯霉素和硝基呋喃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早在1980年代末,本会的调查就证实商业化的养猪场和养鸡场在使用氯霉素了。在2002年,卫生部国会秘书透露,该部在所检测的鸡只发现有氯霉素和硝基呋喃。

另一起食物恐慌发生在2012年11月,砂劳越州兽医局禁止进口某些金凤凰(Ayamas)的加工食品,因为在其一个鸡肉肠样本里发现到氯霉素。

氯霉素可造成再生障碍性贫血,是一种可致命的疾病。硝基呋喃则可引发癌症和损害人的健康。这两种药物是大多数国家用在养殖业的重要药物。

这些药物的残余物是没有所谓安全水平的。任何食物,只要含这些药物的残余,不管浓度多少,都被认为是不适合人吃的。

本会在自己的调查中发现商业化养猪场和养鸡场在任意使用抗生素,而饲料店也售卖抗生素。近至2016年1月,本会发现很多吉打和玻璃市的饲料店卖红霉素。本会得知,这种抗生素被介绍为一种应常喂猪和鸡吃的促长剂。

本会也发现我国卖的肉类含抗药菌。在早至1988年,本会的试验就发现鸡肉、羊肉和猪肉里有抗青霉素(盘尼西林)细菌。有几种细菌也是能抵抗新霉素和氯霉素的。这说明我国农场滥用抗生素。

兽医服务局在2012年做的一个研究,发现本国的鸡有一半对氨比西林、磺胺药和四环素产生抗性。进口鸡则更糟糕,87%有氨比西林抗性,75%有萘啶酸抗性和50%有链霉素与磺胺药抗性。

像牛肉、羊肉和鸡肉等样本,包括进口的牛肉和鸡肉,都发现有抗药性的沙门氏菌。

沙门氏菌会引起腹泻(有时还下血痢)、发烧和腹部绞痛。抗药性细菌引发的感染病都比较严重和住院率高。沙门氏菌已对更多种抗生素产生了抗性,严重威胁公众卫生。

在另一项对雪州菜市场卖的生鸡做的研究,在检测的90只鸡中,超过70%发现有弯曲菌。弯曲菌已对四种抗生素产生抗性。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细菌样本被检查到是对多种药物(三种或更多种)产生抗性的。

和沙门氏菌一样,弯曲菌也是从动物通过被污染食物,尤其是生的或未煮过的鸡肉,传给人类。它引发下血痢、发烧和腹绞痛,甚至造成临时瘫痪,重则死亡。

因此,常有学校的学生、参加宴会者,甚至医院病人,发生集体食物中毒被送院或死亡的报道,也就不令人感到奇怪了。

2013年10月,吉打州发生一宗参加婚宴宾客集体食物中毒事件,有4人死亡和60人送院治疗。据新闻报道,卫生局认为这可能是一道鸡肉做的菜受沙门氏菌污染所造成的。

尽管这些事情威胁公众健康,但在2016年5月,兽医服务局总监却宣布说,“没计划禁止养鸡业使用抗生素”,因为“还没有科学研究证实人类吃肉会发生抗生素产生的不良后果”。

如此短视的政策,在国际快餐连锁店也开始不用以抗生素养的肉类、尤其是鸡肉的时候,这就使人觉得很可笑了。

麦当劳宣布,他们的鸡肉产品,从今年(2018)开始在全球逐步淘汰使用用抗生素养的鸡,为控制抗药性微生物和抑制超级病菌作出部分贡献。它在2016年已在美国开始这么做了。

在2016年,棒约翰公司和棒墨菲公司宣布,它们的披萨用的鸡肉,已改用不用抗生素养的鸡。去年,肯特基炸鸡公司说,它已限定鸡肉供应商在2018年底停止用属于人类重要药物的抗生素来养鸡。

最近加入这潮流的是必胜客。它承诺,从2022年开始,它在美国卖的鸡是没用属于人类重要药物的抗生素来养的。

这虽然值得赞扬,但还得等着看这些快餐连锁店是否也让我国消费人享受无抗生素的鸡肉。

禁止禽畜业用抗生素做促长剂和提高饲料效益,是早就该采用严厉和综合政策进行的事情。这事需要政府高层严肃看待和急切处理。总而言之,当局必须停止让我国人民吃到受污染的肉类食品。

 

2018年11月16日 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