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医学领域

一项报告指出,有70巴仙受访医生承认他们在公共领域服务时曾是受欺凌的受害者,其中17巴仙有自杀意念。这是不能被接受的。它显示欺凌文化是多么广泛和严重。

由于有75巴仙回应调查的医生表示对工作失去兴趣,并有80巴仙表示忧虑,而使医生专用电子公告板系统(Doctors Only Bulletin Board System –DOBBS)进行统计之后亦感到担忧。

事实上,一些医生已向媒体坦诚曾受欺凌,一名医生甚至指出,医生是由于“身心疲累和精神创伤”辞职,并非失去热诚。这种坦诚令人震惊,同时反映了医学专业领域的丑陋一面,医生本身竟然是不健康歪风的受害者。

槟城消费人协会(CAP)呼吁马来西亚卫生部、马来西亚医学协会(MMA)、马来西亚医药理事会(MMC)以及其他相关组织,立即解决这个延续了数十年和反复发生的老问题。

我们呼吁初级医生利用24小时的Helpdoc救救医生专线投诉任何上级的骚扰。马来西亚医学协会主席莫哈末纳米兹依布拉欣说,救救医生专线是在去年成立,虽然医生专用电子公告板系统指80巴仙回应者表示曾遭到欺凌,但其反应“不热”。

医生专用电子公告板系统的调查结果和向Helpdoc投诉的医生人数“不热”的差异,令人担忧。这显示医生受到骚扰之后,对于投诉他们的上司犹豫不决。

即使莫哈末纳米兹声言拨电者的身份将保密,而他们的困境将由国内训练医院的代表处理,并且会厘清不愿投诉骚扰的根本原因。

我们呼吁政府针对医学界,即从医生到护士等级别的不满进行调查,因为投诉显示,护士也受到骚扰。这个问题非常普遍和严重,特别是在公共医院。

 

2021年1月5日  文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