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政府组织呼吁各州仿效雪州停止进口塑料垃圾

浮罗英达的塑料废物存放地点还没清理。

掌管旅游与环境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在2022年5月19日宣布5项有关塑料废物回收工厂营运的新政策,包括禁止进口塑胶废物让工厂用于废物循环或最终抛置。

槟城消费人协会与马来西亚绿色和平、马来西亚防止干扰生态中心、瓜拉冷岳环境行动协会和大马自然之友等非政府组织,对雪州政府的新政策皆表示激赏,并呼吁其他州政府模仿雪州。

这些组织发表联合文告指出,进口塑料垃圾是一个“破损”的系统。

马来西亚自2018年起已成为全球进口废物最大的垃圾场,所进口的塑胶废物包括混合塑料垃圾、不可回收塑料垃圾或被其他垃圾严重污染的塑料垃圾。随后非法回收、抛丢、露天焚烧塑胶废物问题,令居民和各组织不停发声谴责。执法单位虽有采取行动和关闭工厂,对进口塑胶废物实行更严格的政策和准批。但民间投诉和国际刑警组织 2020 年报告显示,塑胶废物疏漏、管理不当、非法贸易以及虚假报关事件,仍层出不穷。

严厉执法和修法管制固然好,但全面禁止进口塑胶废物却是更为重要。特别是让执法机构全力检查每一个参与废物贸易的国际货运商和托运人,这样就可以从源头“堵住漏洞”。

巴生浮罗英达经剪细的废料。

雪州政府必须关注废纸进口和电子废物中的塑料废物污染问题。瓜拉冷岳目前有数个废纸回收工厂,一些工厂则在开设中。废纸回收厂设有焚烧炉,燃烧包括塑料和其他废物在内的残余废物,释放有毒气体危害公众健康和环境。此外在水源区准批废纸回收厂,例如在乌鲁冷岳的冷岳河上流,可污染雪州食水。

电子垃圾进口是近年来的热门课题。我们也在万津的茶山垃圾堆发现电子垃圾的碎塑料。绿色和平较早的调查揭露,表土有严重的重金属污染,包括镉和铅是处于背景环境水平。实验室测试显示,一些垃圾场存有持久性有机化合物,例如溴化阻燃剂和邻苯二甲酸盐。

其他州如槟城、吉打和柔佛,都必须禁止废物进口和实行相同的严格政策。我们必须禁止从其他国家进口塑胶垃圾,专注于减少废物,进行废物源头分类,安全回收和利用有机废物做堆肥,加强企业能力促进由回收商所领导的安全、无毒的循环经济。

我们也呼吁联邦政府在 6 月举行的第 15 次缔约方大会上发挥正面作用,堵截《巴塞尔公约》包括塑胶废物的现有漏洞。

 

槟城消费人协会  联合文告 

2022522